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交通时讯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主页 > 汽车 > 正文

彭士禄:中国核动力的“彭拍板”

时间:2021-04-01 10:57 来源:网络整理

  彭士禄:中国核动力的“彭拍板”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宋春丹 鲍安琪

  发于2021.4.5总第990期《中国新闻周刊》

  彭士禄有两个外号,一个叫“彭大胆”,一个叫“彭拍板”。

  他常说,自己一辈子只做了两件事:一是造核潜艇,二是建核电站。可以肯定的是,无论哪一件,他都是敢于先吃螃蟹的人。

  中国广东核电集团公司原董事长昝云龙与彭士禄共事20余年。1983年,彭士禄率领10人专家组南下广东创业,筹建大亚湾核电站,昝云龙任专家组组长。

  昝云龙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面对特别巨大的社会工程时,彭士禄作为一名战将而不是统帅,考虑问题有时可能不那么面面俱到,但是他会打仗,总是冲锋陷阵。他是一个讲求实际的干事业的人,没有路也会找出一条路。

  对此,彭士禄自己的名言是:“不怕别人怎么说,在别人的议论中走自己认为正确的路。”

  2021年3月22日,96岁的彭士禄去世。3月30日上午八点半,依照他生前遗嘱, 企业与法网,装有他和夫人马淑英骨灰的可降解环保型骨灰坛沉入他多年战斗过的葫芦岛海域。马淑英是彭士禄留苏时的同学,彭士禄一直叫她的俄文名字“玛莎”。

  “没有尾巴好抓、头发好揪”

  1956年9月,彭士禄、韩铎、董茵等五人被选送到莫斯科动力学院,与其他35位苏联学生组成特殊班。特殊班共分为四个专业,彭士禄等五名中国学生分在核反应堆等专业。

  1958年,五名中国学生从苏联学成回国,韩铎夫人董茵被分配在二机部(后改名为核工业部)机关,彭士禄被分配在二机部原子能研究所。

  这一年年底,中国组建了核动力潜艇工程项目,开始核动力装置预研。二机部副部长刘杰对原子能所副所长李毅交代任务时说,今后你们原子能所的“能”字就能在搞潜艇核动力的研究设计上。

  李毅又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彭士禄,任命他为新成立的核动力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室没有主任,彭士禄为负责人,但因级别不够,只能当副主任。

  核潜艇在任何国家都是最高机密,当时中国没有人见过核潜艇实物,最初的资料只有五张模糊不清的照片,以及一位外交官从国外给孩子买回来的一个逼真的核潜艇模型玩具。

  经过两年的苦练,彭士禄带着全室基本过了英语阅读关,摸清了国外核电站、核动力装置的基本情况。他还着重抓了两件事,一是搞调查研究,二是对研究室的年轻人进行培训。

  “如果没有对我们这50余人进行培训,建立一支基础队伍,后面的事就只是说说而已。后来的许多事实也说明,彭士禄善于抓住主要矛盾,所以他才敢于拍板,做决定。他每次拍板心中都是有数的。”第三任中国核潜艇总设计师张金麟告诉《彭士禄传》作者杨新英。张金麟说,彭士禄也会拍错板,但他善于团结人,这些人在他身边给他当参谋助手,对他做的不正确的决定进行修正,再把他的决策推动下去。

  董茵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彭士禄与赵仁恺、韩铎等几位主要骨干搭档,前有韩铎在理论方面替他堵漏洞,后有细致谨慎的赵仁恺在工程方面堵漏洞。

  要不要建核潜艇陆上模式堆,是核潜艇研制中的一个重大争论。有人认为建造核动力模式装置代价高昂,且会推迟潜艇下水时间,不如直接造产品。彭士禄等则坚持,不经过陆上模拟直接装艇风险太大,而且造陆上模式堆等于造了一座核动力装置试验堆, 中国品牌农业网,可以培训人员,花这个钱是“吃小亏占大便宜”。最后,周恩来和聂荣臻表态,陆上模式堆必须建。

  1965年起,8000军民陆续来到位于四川大山沟中的“909基地”, 中国法治快报网,建起了中国第一座潜用核动力装置陆上模式堆。

  彭士禄担任了基地的副总工程师。他实际上是基地的技术负责人,担任“副总工程师”还是因为“级别不够”。直到1979年,他才被正式任命为中国核潜艇第一任总设计师。

  1970年7月18日,陆上模式堆开始启堆试验,并逐渐升温升压,缓缓提升功率。每提升一档功率,出现的险情也越多。

  蒸汽发生器的安全阀出现了漏气现象。这是设计人员按照常规高压设备方案设计的,他们觉得应该有这样一个安全阀,就像高压锅盖子上应该有一个排气阀一样。彭士禄则认为,根据热工计算原理,蒸汽发生器的最高压力是恒定的,不可能超压。既然有点漏气又不好处理,就干脆封死或取消这个安全阀好了。有人说,彭总,你这个胆子也太大了,彭士禄说,骑马拄拐杖,何必多此一举呢?

  模式堆还连续几天出现停堆事故。彭士禄拍板,拆除了9个安全信号灯中冗余的4个。他说,过分追求安全,反而不安全。

  8月30日,模式堆提升至满功率,运行成功。12月26日,中国第一艘核潜艇下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